031阿煜出差小瑾分手

作者:使用说明

  顾京煜将他在外面的公寓钥匙和一张卡一并交给叶清欢,对上她有些诧异的眼神,抿起嘴角有些为难的说:“海城那边的公司出了点问题,我爸昨晚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今天过去一趟。”

  “对,是为了先跟你领证。”顾京煜伸手替她解开安全带,然后有些愧疚,“很抱歉,清欢,没办法陪你回家吃饭了。你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就先回叶家,我给妈妈和爷爷说了,你有空也可以过去。”

  “一个小时以后的飞机。”顾京煜叹口气,抱住她,叶清欢的身体顿时有些僵硬。他轻笑,“真是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你。”

  “这张卡你随便花,密码是你的生日,家里你看看需不需要重新买一些东西,如果需要的话你就自己去买。我走了以后,会让你哥哥或者我的助理来给你帮忙。”看她嘴巴一动,顾京煜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摸摸她的脑袋,“你的卡留着以后再用。”

  送走顾京煜,叶清欢进了他的公寓,两室一厅的屋子,一间做了书房一间是卧室。风格是黑白色调,挺适合叶清欢的审美。

  许嘉言新戏要去巴黎取景,宋筱放心不下只好跟着一起去。叶清欢本来作为投资方也要去一趟,可是因为这些日子事情太多,就派了新助理跟着去。

  新助理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虽然行动比不上庞佳,但是兢兢业业的也挑不出什么问题。说起庞佳这号人,叶清欢忙起来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号人。事实上她已经被叶亦恒从叶氏辞退了,她做出了那些事情,叶亦恒也只是辞退已经给她很留面子了。可是顾京煜却在京城放出风声,谁敢收这个人,就是与顾氏作对。

  两人在超市门口汇合,苏文瑾问了她的事情以后,知道她们已经领证也就不多说些什么。从前那些往事,既然当事人都不计较了,她还能计较什么。

  “你家顾爷呢,怎么不陪你。”苏文瑾推着手推车,伸手拿了一盒圣女果,放进前面的筐子里。

  苏文瑾把玩着手里的盒子,懒洋洋地说:“也不明白怎么把毕业典礼安排在这个日子,真的是够糟糕。”

  这几天她手底下那个项目已经快要竣工了,自从上一次她受了伤以后叶亦恒就把这个项目收了回去,不敢再让她去工地视察。如果再发生一次那样的事情,现在不仅仅是叶老爷子和沈宁不会放过他,就连新婚的顾京煜怕都不会轻易原谅他。

  “反正宋筱是去不了了,她去巴黎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回来,听说今年剧组要在巴黎过年。”叶清欢起身,淡淡的说。

  当艺人本来就是这样,宋筱虽然不是艺人,可是她却不能放任许嘉言一个人在巴黎待着,所以只有全程陪着。

  “一起去吃饭吗?”叶清欢将两大袋子东西放进后备箱,她坐上驾驶座,看着低着头玩消消乐的苏文瑾。皱紧眉头,“你跟他吵架了?”

  苏文瑾把手机收回到包包里,叹了口气,“我提的,他有喜欢的人,那个人我们都认识。”

  叶清欢有些惊讶,舞蹈房衣柜李想有喜欢的人还跟苏文瑾表白这件事情让她觉得很诧异。看她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叶清欢闭嘴不再多问。她本来想要查李想信息的事情也可以停止,因为当时本来就是因为怕苏文瑾受到伤害。

  叶清欢直接把她带回了顾京煜的公寓,两人将买的东西放置好,又去了一趟花市,买了两扔盆小小的盆栽放在落地窗前。还买了一个三层高的小书柜和两个亚麻色的软垫,放在靠墙边的位置。

  这几天天气冷的要命,叶清欢将暖气开到二十七度才感觉差不多,苏文瑾拿了个小桌子放在窗子边上。将锅底放在桌子上,又拿了几个盘子装菜,两人就着垫子坐下。

  叶清欢甫一抬头,发现窗户外面下起了小雪。她怔怔的望着雪花出神,等到回神的时候,苏文瑾已经解决了两听啤酒和一小盒新鲜毛肚了。

  “我知道。”叶清欢瞳孔漆黑,从锅底捞出一小块豆干,慢慢放进嘴里咀嚼,“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他其实给我告白就是因为我和他爱的人身上有种相似的感觉。”苏文瑾仰起脖子又喝了一口,眼眶里的泪水再也盛不下,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他爱的人,是童画。”

  苏文瑾摇头,她的酒量向来不错,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差,喝了有三罐就醉成这样。叶清欢最怕有人喝醉,放下筷子静了一会儿,苏文瑾不再出声,像是已经睡着了。

  叶清欢从垫子上起来,将苏文瑾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拥着她将她放到床上。把苏文瑾安顿好以后,她才出去收拾客厅里面的残局,屋里全是一股火锅味。

  洗澡的时候叶清欢才发现,这里没有她换洗的衣服,舞蹈房衣柜打开衣柜翻了翻,只有顾京煜的白衬衣可以穿。她随便拿了一件,去冲了一个热水澡。

  她还记得顾京煜带她去看烟花的那一年,是大年三十晚上。她叽叽歪歪的要出去玩,叶峰不准,就连一向对她有求必应的叶老爷子也说天色太晚,除夕夜人本来也多,出去不安全。她赌气睡在床上连下午饭也没吃,可能是迎新晚会太没有意思,叶老爷子和叶亦恒早早地就上楼休息了。沈宁上楼时还进来看了她一眼,才回屋做面膜,叶峰却还在书房里面处理事情。

  刚想到这里,窗户就传来一声声响,叶清欢跳下床现在窗户前面,看着一身黑的顾京煜站在月光下看着她笑。那一刻,叶清欢承认,她心动了。

  叶清欢转身跑到衣柜前,拿出一件刚拆了标签的红色大衣和一顶帽子,对着镜子迅速穿戴好。她将自己的门反锁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翻出窗户,在窗台上蹲着身子,两只脚慢慢的踩在水管旁边的小梯子上一点一点往下移。距离顾京煜还有两米高的样子没了梯子,她攀在上面不敢乱动,顾京煜张开手让她跳下去。

  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明明怕的要死却看见顾京煜朝她张开怀抱的那一个瞬间,果断的跳了下去。她低呼一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顾京煜像是哈了一口气,听见这个声音,叶清欢似乎都可以想到他将手握成一个拳头放在嘴边哈气的模样。两头都沉默着,就在叶清欢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顾京煜忽然说——

本文由嘉荫县单门衣柜有限公司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舞蹈房衣柜